欺诈师。

「喻黄」随笔信笺

——“你我相遇,早有神谕。”

少天亲启。

少天,近来可好?

见字如面。

自从退役已经有些时日了,还记得那天我拎着行李箱走出蓝雨的时候,看见很多粉丝把蓝雨俱乐部围了个水泄不通,我朝他们挥手,告诉他们我已经退役这个消息。

“意识还在,判断力大局观还在,原本吊车尾的手速,越发的跟不上团队和他的节奏,很抱歉,我只能选择这一步。”

“他”,是指你,少天。

虽然发布会上我已经说过一遍,但是还会有人来蓝雨求证,尽力麻痹,而我没想到的是,会有这么多人。

我看到有粉丝因为我的这句话而无声泪流满面的时候,感觉到这么多年,从魏前辈,方前辈手中接过蓝雨,带着它一直向前走,真的值得。

像郑轩,瀚文,景熙这些队友呢,我私下里都跟他们交代过,我相信,以后的路他们会更加昂扬的前进,而我最放心不下的,是你。

少天,我知道,平时咱们交流最密切,配合最好的,魏前辈曾经说过,我们是蓝雨的“基石与剑”,我一直知道夜雨声烦是索克萨尔的骑士,守护他,敢为人先。

我的退役,也许对你打击很大,但我要告诉你,少天,千万,不要为了我而难过,我呢,即使不在职业联盟的第一线,我也会一直关注职业联盟和蓝雨,当然,还会关注你。

看看我的骑士有没有继续在职业联赛上大放异彩,看看夜雨声烦有没有好好守护索克萨尔,即使那幕后的操作者,已经不再是我。

少天,别难过,这么多年一路撑下来,我也知道我的职业生涯的寿命到了一个极限,记得最后一次在赛场上配合,术士的诅咒在剑光下向敌方笼罩,对手一个个倒下,停止操作,直到最后胜利双方握手,我的手都没有停止过抖动。

当时就知道,怕是要说再见了。

我在G市买了套房子,离蓝雨不远,靠着那家咱们经常去的小店。这次写信一个目的是回忆,另一个目的就是邀请了,夏休期冬休期可以来找我,我们还可以喝喝茶,聊些有的没的,偶尔打打荣耀,像我们以前在蓝雨宿舍里一样笑闹。

甚至你退役,如果不介意的话,可以搬来和我一起住,这样的话我不会很无聊,你也不会觉得没人听你说话而烦闷,意下如何?

如果读到这儿,少天你疑惑我为什么想的这么周到,你也许是忘记了有次你喝冰镇饮料的时候,拿来垫杯底的方纸片。那张纸片上其实我写了一些字,结果你垫完杯子,纸片湿了字迹污浊,随手一扔,那可是我的心血啊少天,不管你看没看到上面的字,现在都带你重温一遍好了。

“山有木兮木有枝,心悦君兮君不知。”

“不论我们的未来到底如何,我希望基石与利剑永不散。”

“少天,难以抑制,我爱上了你。”

“把你这一生,交付到喻文州手上,可好?”

“你要知,你我相遇,早有神谕。”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——喻文州

————

“破空刃流光耀眼,混乱雨,诅咒箭,谁坚定不移守身前。”

“一起走漫长夏天,时日无,需感叹,基石与利剑永不散。”

————